日系偶像综述

2019-02-24 Diary 孙耀珠

刚刚过去的 2018 年,被一些媒体称为「中国偶像元年」,这一年里爱奇艺的《偶像练习生》和腾讯的《创造101》将偶像和粉丝经济的概念一下子推向了主流文化。虽然没有去萧山现场看《创造101》的录制,但我参加了在钱江世纪公园举行的首届天猫亚洲偶像嘉年华(AIF2018),不过明显感觉在两大偶像综艺繁荣的背后,中国国内的所谓养成系偶像还不成气候。一般来说持续数日或者多舞台同时演出才称得上是音乐节,单日单舞台的 AIF 也就是地下偶像拼盘的水平吧,演出阵容和规模远不如日本的 TIF。不过在 AIF 上见证了 AKB48 Team SH 的首次公开亮相,我还是非常兴奋的,毕竟也算是跻身 Team SH 的古参饭了。

对于「偶像」这个词的理解,一千个读者眼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在日本,虽然也有汉语词「偶像」,但只有崇拜对象之意;我们现在讨论的偶像则为「IDOL」的音译词「アイドル」。虽然「IDOL」仍然是偶像的意思,但经过音译的转换已经退化为了表音符号;因此在当代日语的语境中,「アイドル」并不会自然而然地跟崇拜对象之意关联起来,而是被赋予了新的含义:与粉丝分享成长过程、以其存在本身为魅力的人物(译自日语维基百科)。请允许我将这个语义下的偶像称为日系偶像,本文便是个人对日系偶像领域的国内外研究现状综述,其中也结合了我在东京一年的见学体验以及赴北上广参加偶像活动的经历。

格子裙经济学

日系偶像的魅力,简而言之我认为是参与感。首先偶像基本上都是素人出身,是未经加工的原石,在粉丝的陪伴下最后能否打磨成闪闪发光的钻石,本身就是一场大型养成游戏。在此基础上,秋元康还独辟蹊径打造了一整套偶像商法,事实证明这非常成功,乃至现今日本所有的偶像团体几乎都有秋元康的影子。田中秀臣教授在《AKB48 的格子裙经济学:粉丝效应中的新生与创意》中阐述了帮助 AKB48 走向成功的粉丝经济模式,综合其理论和我自己的体验,日系偶像有几个值得注意的特点:

  • 剧场公演:AKB48 在秋叶原的唐吉诃德百货店八楼拥有专属剧场,Team A/K/B/4/8 五个队轮流公演,保证每周都有多场公演,这从演唱会时代粉丝被动调整日程安排,进化到了剧场公演时代粉丝主动自由挑选时间场次。同时剧场公演的票价还十分低廉,比如上海 SNH48 的普通座票只要 80 人民币。在高频率、低票价的剧场公演下,日本粉丝还发展出了自己独特的应援方式,也就是后面重点叙述的 CALL / MIX 等等,这极大提升了公演中粉丝的参与感。

  • 握手会:这大概是日系偶像最具代表性的制度了,真正兑现了粉丝和偶像可以面对面的承诺。所谓握手会,就是通过购买唱片获取握手券,凭券即可赴会场跟偶像近距离握手聊天,其变种还有签名会、合影会等等。正因如此,粉丝们会大量购买同一张唱片来拿里面的券,近十年来 AKB48 GROUP 和坂道系列只要发了单曲就一定是当周的公信榜榜首。根据国际唱片业协会对 2017 年的数据统计,日本是全球第二大音乐市场,不过其实体唱片比例 72% 远超第一大市场美国的 15%,这说到底少不了握手会制度的功劳,虽然反过来日本偶像也被称为日音毒瘤。

  • 总选举:AKB48 另一大代表性制度是通过粉丝投票来决定偶像们在歌曲中的站位,每年都会举办一次,这也是 PRODUCE 101 模式的起源。AKB48 总选举的投票券都是真金实银买来的,虽然各种官方会员也会送投票权,但数额的大头还是来自投票期间发行的那张单曲。自 2010 年以来,公信榜单曲年榜冠军就雷打不动一直是 AKB48 的投票单。而总选举的开票现场也会由富士电视台直播,腾讯视频这几年也买下了国内的网络直播权。除此之外,AKB48 其实还有重温时间最佳曲目100(Request Hour Setlist Best 100)的歌曲票选活动,也是通过购买单曲来取得投票权;另外还有一年一度的猜拳大会,完全凭运气来决定单独出道发行单曲的人选。

  • 地元化:虽然东京都市圈聚集了日本近 30% 的人口,但让其他地方的居民也能够在自己家门口见到小偶像则是进一步发展的必由之路。AKB48 小有名气之时,秋元康便开始在名古屋等地开设分团,如今更是印尼、泰国、菲律宾、越南、中国大陆和台湾遍地开花。最能体现地元化理念的其实还是 AKB48 Team 8,这个队定员 47 人——分别来自日本的 47 个都道府县,她们的口号也从本部的「会いに行けるアイドル」(能见面的偶像)转变为了「会いに行くアイドル」(去见你的偶像),在日本全国各地巡回演出。顺带一提,Team 8 的构想大概是来源于 NHK 晨间剧《海女》中影射 AKB48 的 GMT47。

  • 毕业制度:用毕业一词代指退团,据说最早来源于上世纪秋元康策划的小猫俱乐部。在日系偶像的养成模式下,成员们是不会一辈子待在团里的,总要迎来毕业、迈向人生的下一个阶段,或是成为歌手、或是成为演员、或是成为模特、或是宣布引退……在多期招募和毕业制度下,AKB48 这样的大型偶像团体历经十余年的发展,比起特定的人的集合更像是一套制度的实体化,正所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主流偶像・地下偶像

日本有主流偶像和地下偶像之分,前者经常能在大众媒体上见到,而后者鲜有人知、大多以小型剧场公演为中心进行活动。虽然这没有严格的界限,但常常会以主流出道(メジャー・デビュー)作为分界点,即在日本唱片协会的 18 家会员公司发售过唱片。

以我粗浅的认识,如今广为人知的主流偶像可以说有这么几大势力:

  • Hello! Project:早安少女组、ANGERME、Juice=Juice、Country Girls、玉兰花工厂、山茶花工厂、BEYOOOOONDS。由淳君担任制作人,是 21 世纪日本女子偶像团体的开端,旗下组合经历了数次重组,早安少女组 1998 - 2007 连续十年登上过红白歌会。

  • AMUSE:Perfume、BABYMETAL 等等。Perfume 原为广岛地元偶像,上京后成为流行电音组合,2008 年开始每年都会登上红白歌会;BABYMETAL 原为樱花学院的重音部,现已成为世界知名的重金属乐团,多次在欧美巡演。虽然她们都是偶像出身,但现在的身份更像是主流歌手。

  • AKB48 GROUP:日本国内六团 AKB48(东京)、SKE48(名古屋)、NMB48(大阪)、HKT48(福冈)、NGT48(新潟)、STU48(濑户内),海外六团 JKT48(雅加达)、BNK48(曼谷)、MNL48(马尼拉)、SGO48(胡志明)、AKB48 Team SH(上海)、AKB48 Team TP(台北)。均由秋元康担任制作人,AKB48 从地下偶像一步步成长为国民偶像,为日本偶像团体开创了制度的蓝本,开启了「偶像战国时代」。在 2014 年,曾经出现过 AKB48、SKE48、NMB48、HKT48 四个团同时登上红白歌会的奇观。

  • STARDUST PLANET:桃色幸运草Z、私立惠比寿中学、虎鱼组、彩虹章鱼烧等等。桃草大概是日本近十年来唯一能够撼动秋元康的偶像团体,于 2012 - 2014 连续三年登上过红白歌会的舞台。星尘近年来在名古屋、大阪、福冈、仙台都设了团,也在探索地元化拓展之路。

  • DEARSTAGE:电波组.inc、彩虹征服者等等。电波组诞生于秋叶原的女仆咖啡店 Dear Stage,慢慢发展为以御宅族为成员的偶像团体,2015 年曾两次出演 Music Station。虹控最初由 pixiv 创建,成员由插画师、编舞师、声优、Cosplayer 等组成,2017 年底宣布并入 DEARSTAGE。

  • 坂道系列:乃木坂46、欅坂46、日向坂46、吉本坂46。亦由秋元康担任制作人,前三个团由索尼音乐主导运营,吉本坂则由吉本兴业运营。乃团最初以 AKB48 官方对手的名义成立,抛弃了剧场公演而改走演唱会路线,从 2015 年开始成为红白歌会的常客;欅坂则是摇滚风格的姐妹团体,在 2016 年创造了出道当年就登上红白歌会的历史;日向坂原称平假名欅坂(けやき坂46),今年刚刚宣告独立;吉本坂与上述三个团的画风完全不同,是吉本兴业旗下艺人组成的团体,性别不限,年龄不限。

  • WACK:BiS、BiSH 等等。由渡边淳之介担任制作人,松隈健太担任音乐制作,两团均为朋克系偶像。BiS 曾于 2014 年一度解散,后于 2016 年再度结成;BiSH 则于 2015 年结成,2017 年底登上过 Music Station,我觉得是目前最有潜力的偶像。

因为基本上只有上述主流偶像才有能力上电视(这里以 Music Station 为标准),或者办武道馆以上的大型演唱会,所以其他主流出道的偶像在大众心目中很可能仍然是地下偶像。

另外不得不提的一大类是声优偶像,这是偶像文化和二次元文化的交汇地带。光谱的一极是没有专属虚拟形象、只是招募了声优作为成员的偶像团体,譬如爱贝克思旗下的 i☆Ris、代代木动画学院旗下的 =LOVE 和 ≠ME;另一极则是以二次元作品中的虚拟形象为主体活动的偶像团体,譬如 THE IDOLM@STER 系列、Love Live! 系列和 BanG Dream! 系列;也有介于两者之间的,譬如秋元康担任制作人的 22/7。「家虎」等偶像 CALL / MIX 在中国的扩散便归功于部分 Aqours 粉丝把地下偶像的玩法引入了 Aqours 的演唱会,进而影响到了中国二次元圈。

中国偶像

国内日系偶像现在是 SNH48 GROUP 一家独大,其董事长是有日本留学背景的久游网创始人王子杰。SNH48 于 2013 年在浅水湾进行首次公演,现在已经开出了 SNH48(上海)、BEJ48(北京)、GNZ48(广州)、SHY48(沈阳・刚刚解散)、CKG48(重庆・刚刚解散)五个分团,分别在嘉兴路、悠唐、中泰、豫珑城、国瑞设有星梦剧院,这些地名常作为这些团的代称。因为合同纠纷 AKS 在 2016 年 6 月 9 日宣布 SNH48 不再是 AKB48 GROUP 的一部分,并在 2018 年成立了新的官方分团 AKB48 Team SH,丝芭则表示将继续独立走原创道路。

SNH48 GROUP 也独立举办一年一度的总决选和金曲大赏,而总决选两连冠的鞠婧祎现在已经被收编为丝芭旗下独立艺人,这跟 AKS 让成员外签到大手事务所的模式相当不同。这一差异的主因是丝芭会让成员入团前签专属艺人合约,8 年内或未满 30 周岁即使毕业也不得参与其他演艺活动,否则需要缴纳巨额违约金,这从赵嘉敏李豆豆陈怡馨的民事判决书就可见一斑。目前 SNH48 成立还未满 8 年,因此任何成员退团都几乎等同于引退,不像 AKB48 GROUP 的成员毕业只是人生新的开始。一个很直观的感受就是,很多成员无声无息地就走了,丝芭从来不发表毕业公告或是安排正式的毕业公演。

国内被普遍认可为日系偶像的团体还有上海的 Lunar、Idol School、ATF(这三家都参加过 @JAM in 上海),广州的 1931,香港的 Ariel Project 等等。其中 Lunar 的出道时间甚至早于 SNH48,脱胎于上海一家女仆咖啡厅,不过在 2017 年发生了丑闻和资本变动,运营重心迁移到了重庆新团 Lunar 雾队,但不到一年又杳无音信了,原上海成员则加入了蜜蜂少女队代役。Idol School 由早安少女组毕业成员钱琳(リンリン)担任制作人,也是走剧场公演路线,不过近年陷入欠薪风波前途未卜。1931 由欢聚时代(YY)投资组建,在广州拥有专属剧场,遗憾的是在 2017 年底宣布停止运营。ATF 由心动网络投资组建,未设剧场而走坂道系列路线,亦于 2017 年底发布公告并停止活动。上述团体的不少成员都参加了去年腾讯制作的《创造101》,但都没能进入最终出道名单。相较之下香港的 Ariel Project 可能是中国最茁壮成长的地下偶像了,除了保持每月定期公演之外,至今已连续三年获邀出演 @JAM EXPO,并在日本成功发行了单曲。去年还诞生了 Ariel Project 的姐妹团体 ERЯOR,设定上是一支无乐器的摇滚乐队,两队都将参加今年三月份的 @JAM×TALE in HongKong 2019。

公演

一般来说,偶像公演有这么三种形式:单独公演(ワンマン)、拼盘(対バン)、音乐节(フェス)。因为大多数地下偶像都没有实力租巨蛋、武道馆这样的万人场,所以大多数情况下都在数百到千人左右的小型剧场(ライブハウス)举办,票价十分便宜,偶像与粉丝也不会有什么距离感,终演后还会有物贩和特典会,于是这些活动都会以公演(ライブ)而不是演唱会(コンサート)来代称。

除了 AKB48 GROUP 这类有专属剧场的,其他偶像团体大多都需要自己搜集情报来跑活动。一般都是去自己推的偶像的官网确认公演的日程安排,如果只是周末有闲暇想去打打尻跳跳高,也可以看看定期举办的偶像相关企划,比如「AKIBAカルチャーズ劇場」「東京アイドル劇場」「@JAM」「Girl’s Bomb!!」「アイドル甲子園」「MARQUEE祭」「MX IDOL PROJECT」「アイドルジェネレーション」「アイドル侍」「楽遊 IDOL PASS」「IDOL CONTENT EXPO」「TOKYO IDOL PROJECT」「IDORISE!! FESTIVAL」等等等等。

如果还没有特别心仪的偶像或是想要发掘地下偶像中的原石,大型偶像音乐节则是最佳去处。日本最大的偶像音乐节是富士电视台发起的「TOKYO IDOL FESTIVAL」,其会场遍布整个台场,最近三年每年出演的偶像都超过了两百组。因为仍然有很多没得到出演权的地下偶像希望报名,TIF 还举办了「TIF への扉」系列企划来进行甄选,富士电视台亦推出了指原莉乃的冠番「この指と〜まれ!」进行联动。其次要数「@JAM EXPO」和「アイドル横丁夏まつり!!」,这两场都在离东京不远的横滨举办,分别是在室内的横滨体育馆(横浜アリーナ)和露天的横滨红砖仓库(横浜赤レンガ倉庫)。

另外非常值得一去的是各所大学的学园祭,很多大学的偶像文化研究会都会邀请偶像来参加,而且原则上都是免费的。以 2018 年东京的学园祭为例,五月祭(东京大学本乡校区)邀请了 なんキニ!、FES☆TIVE、煌めき☆あんフォレント、lyrical school 等,駒場祭(东京大学驹场校区)邀请了 NEO JAPONISM、メイビーME、天晴れ!原宿、フィロソフィーのダンス 等,自主法政祭邀请了 STU48、アキシブproject 等,最强的是「早稲田アイドルフェスティバル!!! in 早稲田祭2018」邀请了包括 =LOVE 和 AKB48 在内的 29 组偶像。

如果想酣畅淋漓地享受偶像公演的乐趣,下面介绍的 CALL / MIX 则是解乏的良方。

CALL / MIX

CALL

所谓 CALL,就是附和歌曲的节奏或歌词进行声援。最简单而常见的 CALL 就是挥舞荧光棒、跟随歌曲的节奏喊 Hey / Hai / Oi,地下偶像粉丝则不怎么用荧光棒,更喜欢拍手或做肢体动作。虽然打 CALL 的时机可以用音乐理论知识分析,但我个人感觉还是去公演现场多体验几场学起来更快一些,到时候自然而然就对节拍产生条件反射了。

人名 CALL

人名 CALL 非常好理解,就是在成员唱歌的时候喊她的名字。AKB48 剧场公演喊「超絶可愛い〇〇〇」比较常见,地下偶像公演喊「オーレーの〇〇〇」比较常见。

PPPH

PPPH 是「パンパパン、ヒュー」的缩写,先在身体左侧拍一次手,再在右侧连拍两次手,最后跳起来喊一声「ヒュー」。虽然 PPPH 这个名字很常见,但相同的节奏下现在更流行的是 Oh-ing。

Oh-ing

一开始大家是先上举荧光棒喊「オー」,再向前挥荧光棒喊「ハイ」;但地下偶像粉丝不怎么用荧光棒,就改成了先喊「オー」再拍手两次,这被称为「オーイング」(Oh-ing)。

Fufu-Fuwafuwa

在副歌的时候会打「オーフッフー 👏👏 フワフワ」,后面经常还会跟着「ハイセーノ、ハーイハイ、ハイハイハイハイ」,例如 まねきケチャ『冗談じゃないね』。

家虎 🏠🐯

イエッタイガー!

「家」是「イエ」的谐音,「虎」是「タイガー」的意译,「家虎」现在已经成为地下偶像 CALL 的代名词。通常在副歌快要开始之前喊,大家经常会先重复「イエッ!」来预警,经典实战是 ベイビーレイズ JAPAN『夜明け Brand New Days』;有时后面还会接上「ファイボワイパー!」,比如 まねきケチャ『きみわずらい』。

高低 CALL

高まるよ!高まるよ!高まる低まるビスマルク!
シジマール!アルシンド!カズダンス!ニーハイ!オーハイ!
缶チューハイ!ウーロンハイ!ナチュラルハイ!アイ・キャン・フライ!

这个 CALL 没有上面几种那么普遍,也是地下偶像公演才打的 CALL,实战案例比如 天晴れ!原宿『アッパレルヤ!!』。然而康宁等聚聚将其引入了 SNH48 Team X 的原创公演曲『新航路』,让高低 CALL 在嘉兴路广为流传,不得不说 Team X 的 CALL / MIX 一直走在时代的最前沿。

世界 CALL

世界せかいの、一番いちばん可愛かわいい、〇〇〇!
〇〇〇、最可爱、超绝可爱、〇〇〇!
L・O・V・E、Lovely、〇〇〇!

这是 SNH48 粉丝原创的 CALL,糅合了日语、汉语和英语,虽然从语法上来说「世界の」应该是「世界で」才对。这个 CALL 在 SNH48 GROUP 十分常见,实战案例比如剧场公演曲『恋爱捉迷藏』,最早这是 Team NII 唐安琪的 SOLO 曲。

MIX

所谓 MIX,就是在前奏和间奏发动的活跃气氛(但没有实际意义)的呼喊。通行的 MIX 分为英语、日语、阿伊努语三部分,阿伊努语是日本北海道原住民的语言,之所以出现这门语言是因为偶像 MIX 的布道师 園長 是北海道出身。如果前奏时间短就只打英语部分,等间奏再打日语和阿伊努语部分;如果前奏足够长就加上日语二连 MIX,或者再加上阿伊努语三连 MIX,亦或者打到日语「繊維」时再发动一次英语的 2.5 连 MIX。MIX 发展至今已有不少微妙的变化,下面以首次大规模投入使用的 AKB48 版本为基础进行介绍,不过 AKB48 Team 8 和 SNH48 原创曲的 MIX 更接近地下偶像。

英语 MIX

あーよっしゃいくぞー!
タイガー!ファイヤー!サイバー!ファイバー!ダイバー!バイバー!ジャージャー!

地下偶像 MIX 通常将发动部分简化为「あー 👏👏 ジャージャー」或「👏👏👏👏👏 しゃーいくぞー」,最近还有虎火发动版本:

タイガーファイヤー!
サイバー!ファイバー!ダイバー!バイバー!ジャージャー!ファイボー!ワイパー!

日语 MIX

あーもういっちょいくぞー!
とら人造じんぞう繊維せんい海女あま振動しんどう化繊飛除去かせんとびじょきょ

与英语部分类似,地下偶像 MIX 会简化发动部分,并且只喊「化繊」不喊「飛除去」,最近还有虎火发动版本:

虎×12 虎火!
人造!繊維!海女!振動!化繊!飛!除去!

阿伊努语 MIX

チャペ!アペ!カラ!キナ!ララ!トゥスケ!ミョーホントゥスケ!

因为很多歌曲的前奏和间奏不够长,所以阿伊努语部分相对罕见一些,而阿伊努语的另一个长版本就更罕见了:

チャペ!アペ!カラ!キナ!ララ!トゥスケ!ウィスゥペ!ケスィ!スィスゥパ!

特殊 MIX

上面介绍的三段 MIX 几乎在所有偶像歌曲中都通用,还有很多特殊的 MIX 会在特定的歌曲中出现,有名的比如 Cheeky Parade『BUNBUN NINE9’』中的「チキパ MIX」、わーすた『いぬねこ。青春真っ盛り』中的「いぬねこ MIX」、虹のコンキスタドール『トライアングル・ドリーマー』中的「三角関数 MIX」、まねきケチャ『冗談じゃないね』中的「林修 MIX」等等。这类特殊 MIX 中有一些脱颖而出,在近年得到了大规模应用,比如下面两个:由通行的三连 MIX 衍生出来的「可变三连 MIX」和另起炉灶的「混沌 MIX」。

可变三连 MIX

人造ファイヤー!ファイボワイパー!
タイガー!タイガー!タタタタタイガー!
チャペアペカラキナ!チャペアペカラキナ!
ミョーホントゥスケ!👏 ワイパー!
ファイヤー!ファイヤー!虎!虎!カラキナ!
チャペアペファーマー!海女!海女!ジャスパー!
虎タイガー!虎タイガー!
人造繊維!イエッタイガー!

发动时间跟后面介绍的「ガチ恋口上」一模一样,属于比较进阶的 MIX 形式,实战案例比如 真っ白なキャンバス『SHOUT』、なんキニ!『僕を未来へ運ぶ列車』。

混沌 MIX

ワー!ワー!ワールドカオス!
諸行しょぎょう木暮こぐれ時雨しぐれ神楽かぐら金剛山こんごうさん翔襲叉しょうしゅうしゃ
黒雲こくうん無常むじょう世界混沌せかいこんとん

大喊数声「ワー」发动,因为经常是合着歌词一起喊,所以比起 MIX 其实更像 CALL,实战案例比如 26時のマスカレイド『ハートサングラス』『チャプチャパ』。

口上

言いたいことがあるんだよ!
やっぱり〇〇〇はかわいいよ!
好き好き大好きやっぱ好き!
やっと見つけたお姫様!
俺が生まれてきた理由!
それはお前に出会うため!
俺と一緒に人生歩もう!
世界で一番愛してる!
ア!イ!シ!テ!ル!

最常见的口上是上面这个「ガチ恋口上」,翻译过来是真爱口述的意思,前奏、间奏、尾奏都有可能发动,其与 MIX 的不同在于口上的内容是有实际意义的。口上走出地下为大众所知的歌曲大概是 AKB48 Team 8 队歌『47の素敵な街へ』了,BEJ48 粉丝还在剧场公演曲『恋爱中的美人鱼』中喊出了中文版,堪称 MIX 本土化的典范:

有一些 心里话 想要说给你!
〇〇〇 就是你 最可爱的你!
喜欢你 喜欢你 就是喜欢你!
翻过山 越过海 你就是唯一!
有了你 生命里 全都是奇迹!
失去你 不再有 燃烧的意义!
让我们 再继续 绽放吧生命!
全世界所有人里我最喜欢你!
我!最!喜!欢!你!

肢体动作

地下偶像公演中,因为大家普遍不带荧光棒,所以肢体动作异常地多。虽然每首歌都有各自的套路,但仍有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做法,就是模仿台上偶像的动作,这被称为「振りコピ」。另外还有几个常见的动作,比如上升气流(ケチャ)和开花掌(咲きクラップ),前者是向前伸出双臂慢慢上举,后者是在面前击掌然后慢慢张开,两者一般都出现在节奏舒缓、伴奏音量下降以突出人声的部分,比如「落ちサビ」。前者之所以在日本叫做 Kecak,是因为这个动作特别像巴厘岛的传统舞蹈 Kecak。「推しジャンプ」也非常常见,就是你推的成员在唱歌的话就不停地跳,但注意有的地方是禁止这种行为的。还有一些行为是大多数公演都禁止的,建议见到了也不要模仿,比如托举(リフト)、跳水(ダイブ)、狂舞(モッシュ)等。

御宅艺

御宅艺(ヲタ芸)是在动画歌曲或偶像歌曲演唱途中,粉丝在台下跳的一系列独特的舞蹈,拿着大闪打的又叫荧光棒舞,空手打的又叫地下艺。因为很多演唱会或剧场公演都没有空间来打御宅艺,我本人也不会(笑),这里就不详细介绍了。有兴趣的话可以参考 B 站上夜瞑的攻略手册新手入门篇第二篇完结篇技巧理论篇,無用男的地下艺教学

厄介

偶像圈有一个常用语叫做「厄介やっかい」,这个词跟「迷惑めいわく」基本上是一个意思,在日语中都是指给别人添麻烦的行为,比如在公演中瞎搞。当然,不同场合的评价尺度不尽相同:在大众歌手的演唱会中,CALL 就已经有点厄介了;而在动画歌曲或坂道系列的演唱会中,CALL 不算厄介,MIX 才算;而在 AKB48 剧场公演中,MIX 也很正常,但以家虎为代表的地下偶像玩法还是比较厄介的;在会出警的地下偶像公演中,CALL / MIX 喊成什么样都没事,只要肢体动作别太过分就行;而一些地下偶像的野外公演,那跟摇滚现场就没区别了。

下面介绍几种厄介行为,供大家批判:

参考资料


握手会

握手会制度是日系偶像的代表性标志,如果要判断一个团体是不是日系偶像,当今最行之有效的方法应该就是看她们握不握手了。

AKB48 GROUP 和坂道系列的制度相似,握手会分为「全国握手会」和「個別握手会/大握手会」,分别简称全握和个握。全握就像列车的自由席,只要购买对应唱片的初回限定盘即可参加,通常开场前还会有一场 MINI LIVE,但排队时间极长、握手时间极短;个握就像列车的指定席,需要事先在网上指定成员和时间段,每档都有限额所以要进行多轮抽选。

具体以 AKB48 为例,其单曲 CD 可以分为三类:

  • 初回限定盘(Type 〇,CD+DVD,¥1646)内封全握券;
  • 通常盘(Type 〇,CD+DVD,¥1646)内封生写真;
  • 剧场盘(CD,¥1028)在 キャラアニ 抽选购入,外附生写真和个握券。

AKB48 大握手会(个握)的花样比较多,除了普通的握手还有签名会(サイン会)、合影会(2ショット写真会)、摄影会(1ショット動画会)等等,可以自由挑选喜欢的项目进行抽选。一些大握手会现场会同时举办「スペシャルステージ祭り」,通常是时长一刻钟的 MINI LIVE,和握手项目一样需要预约抽选。另外「推し増し制度」允许当天所有券都能当「当日メンバー指名参加券」用,可以在规定的时间段(每部 90 分钟的正中间 30 分钟)加推当天官方规定的成员(基本上是没卖完的成员),但只能握手不能参加特别的活动。根据以往经验,东京都市圈的场地一般都在神奈川县的横滨国际平和会议场(パシフィコ横浜)或千叶县的幕张展览馆(幕張メッセ),从东京都心出发都差不多一个小时到达。

中国国内的话,因为参加握手会的人数没有日本那么夸张,所以 SNH48 GROUP 没有分自由席和指定席两套制度,只要买了唱片就能凭券参加握手会,不过偶尔有握手会规定部分人气成员需要网上预约时间段获取二维码。另外需要注意的是,有时丝芭会用「全握」一词表示每张券可以跟出席握手会的全体成员握手一次,相应地会把普通的握手叫做「单握」,这跟 AKB48 的全握和个握是不同的术语体系。丝芭官方商城每买 20 张唱片将随机赠送一张签名券或合影券,两券交替赠送;另有官方应援护照,凡参加官方活动即可敲章,BEJ48 / GNZ48 集齐 100 个章可以跟全队 16 名成员合影等等。

地下偶像的话,当然办不起专场握手会,因此通常是在公演之后跟物贩一起举行特典会。不同的偶像团体规则不同,但大体上都是终演后运营出来摆摊卖特典券,最常见的特典是拍立得(チェキ)合影加签名。如果参加的是拼盘,有时候工作人员会在检票时问你是来看哪个团的,然后会给你发这个团的物贩优先购入券。

综艺

前面说了这么多,然而也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到现场参加活动,对于屏幕饭来说综艺便成了深入了解成员们的唯一途径。秋元康担任制作人的偶像团体基本上都能拿到不错的资源,在电视上播放的冠番也很多,比如在 NHK BS Premium 播出就有 AKB48 SHOW!乃木坂46的学旅!

在日本,只有 NHK 有资格进行全国放送,各地的民间放送局需要组建电视联播网才能覆盖全国,因此民放形成了五大电视网外加一批独立放送局的局面。譬如在东京,能够收到的地上放送共有八个台:① NHK 综合;② NHK 教育;[③ 未使用;]④ 日本电视台;⑤ 朝日电视台;⑥ TBS 电视台;⑦ 东京电视台;⑧ 富士电视台;⑨ 东京都会电视台(TOKYO MX,独立局)。除了依赖东京晴空塔的地上放送之外,还有放送卫星(BS)和通信卫星(CS)两种卫星放送方式,可以收看到额外的免费和付费电视频道。

以下是目前东京地区地上放送的偶像常规番组(日本标准时间,三十小时制):

结语

最后的最后,祝正在大阪巨蛋举行毕业演唱会的西野七濑女士毕业快乐!